zhongmin.net

 

 

   

影苑丛谈  Photo Articles

 

基 础 教 程

  镜头的种类(2006年)

  镜头的焦距、口径和光圈(2006年)

  相机的快门(2006年)

  相机的种类(2006年)

  相机的选购(2006年)

  相机的使用(2006年)

  傻瓜相机的使用(2005年)

  曝光技巧(2006年)

  摄影作品的基本要求(2004年)

  旅游纪念照的拍摄(2004年)

  摄影构图(2005年)

  摄影小词典(2007年-2008年)

 

器 材 知 识

  “淡品色”与天光镜无关(2001年)

  检验测光不宜用高级相机和专业测光表做参考(2001年)

  佳能、尼康选谁为好(2002年)

  摄影包不防潮(2003年)

  自制摄影器材和配件(2003年)

  三脚架使用“八项注意”(2003年)

  香港照材市场初探(2004年)

  “傻瓜”不傻(2005年)

  存储卡的种类、选购与使用(2007年)

  四大防抖技术的由来(2007年)

  镜头的俗称(2007年)

  镜头运用与成像质量(2007年)

  测试存储卡写入速度的简便方法(2009年)

  佳能新品G1X测试(2012年)

  器材的技术语言(2018)

  

摄 影 技 巧

  “宁过勿欠”与“宁欠勿过”(2001年)

  如何给照片加边框线(2002年)

  “家庭影室”常见布光法(2002年)

  学会视觉转换  掌握拍片关键(2003年)

  阴雨天拍摄八点提示(2004年)

  风光摄影“八项注意”(2004年)

  为摄影作品题款和钤印(2004年)

  获得精彩人像的八条“捷径”(2004年)

  构图:拼的是巧劲(2005年)

  曝光补偿与曝光锁定(2006年)

  业余新闻摄影的成功“秘诀”(2007年)

  九条基本摄影法则(2008年)

  室外纪实人像的抓拍(2008年)

  用现场光突出人物(2008年)

  街头猎影八大要领(2010年)

 

黑 白 摄 影

  让黑白照片一百年不变色(2001年)

  黑白照片发黄的原因及防治(2002年)

  底片划痕消除方法(2002年)

  夏季冲卷坚膜三法(2002年)

  黑白底片的减薄与加厚(2004年)

 

数 码 摄 影

  数码摄影作品制作宝典(2004年)

  印成照片真的最保险吗(2005年)

  使用传统相机也能玩数码(2005年)

  如何建立数码照片档案(2006年)

  你的照片锐化了吗(2006年)

  数码摄影流程概述(2007年)

  品位尽在画意中(2007年)

  永恒瞬间,你该如何保存?(2007年)

  数码摄影小词典(2007年-2008年

  数码摄影的“亮部曝光”原则(2008年)

  数码影像的真实性探究(2008年)

  保存照片其实并不难(2008年)

  分辨率辨析(2008年)

  RAW的困惑都能解决(2008年)

  RAW格式,我喜欢!(2008年)

  珍贵瞬间,你该如何保存?(2010年)

 

创 作 导 游

  竹源探幽(2002年)

  如诗如画箬寮谷(2003年)

  木雕艺术殿堂——望松黄宅(2003年)

  石仓寻古(2004年)

  访古探幽竹之源(2008年)

  无限风光在寨头(2008年)

 

摄 影 访 谈

  松阳本土摄影展策展人访谈(毛小芳,2012年)

  浙江摄影师郑忠民访谈(释藤,2012年)

  郑忠民:希望一些东西可以被保护传承(吴栋,2012年)

  徐肖冰杯获奖摄影师郑忠民访谈(傅为新,2012年)

  《处州晚报》“摄影百家”之郑忠民(蓝伟荣,2013)

  采访郑忠民(浙传摄影采访小组,2017)

  郑忠民:参展丽水摄影节是我的骄傲(郑委,2017)

 

摄 影 展 览

  松阳县野鸟摄影作品展(2008年)

  “根·本”摄影展(2009年)

  “这一方水土”松阳本土摄影展(2012年)

  “物语”松阳乡土摄影五人联展(2013年)

  “松古物语”松阳乡土主题展(2014年)

  “影像走进生活——原点有约”摄影展(2015)

  “影像走进生活——原点有约”摄影展之餐厅(2015)

  松阳县“圆梦平田”摄影展(2015)

  松阳县“旭日东升”摄影艺术展(2015)

 

影 事 随 感

  影人众生相(2004年)

  影人众生相(续)(2007年)

  有感于评委不大懂照片(2002年)

  有感于著名导演不“著名”(2003年)

  有感于摄影批评的缺失(之一)(2005年)

  有感于摄影批评的缺失(之二)(2006年)

  摄影创作兵法七则(2007年)

  不能助长数码技术的滥用(2008年)

  有感于评委缺乏生活常识(2008年)

  村民为啥“威胁”砸相机?(2008年)

  为器材所累不如抓紧创作(2008年)

  “老师”成了廉价的称呼(2008年)

  普通场景最动人(2008年)

  读《摄影中国》有感(2008年)

  低档单反非得那么小吗(2008年)

  对纪实摄影与艺术摄影的几点看法(2008年)

  一人十五幅作品获奖,多乎哉?(2008年)

  版权的许可使用与转让不可混为一谈(2008年)

  我的一次摆拍经历(2008年)

  术业有专攻,纪实则更难(2008年)

  婚礼摄影的尴尬处境(2009年)

  像素竞争是该停止了(2009年)

  纪实的色彩(2009年)

  纪实摄影给谁看?(2009年)

  远离比赛(2009年)

  镜头衍射对高像素的限制(2009年)

  大摆、中摆与小摆(2010年)

  三脚架与千斤顶(2011年)

  在场与缺席(2011年)

  数码还是胶片,一个纠结的问题(2012年)

  秋天,除了红叶和柿子,还能拍什么?(2012年)

  微信红包有妙用(2016年)

  看不懂《看不懂》一文的疑问(2017)

  浙江松阳举办论坛 研讨“看不懂”话题(2018)

 

摄 影 杂 谈

  投稿“四招”(2001年)

  如何管理照片和底片(2001年)

  肉眼观看立体照片(2002年)

  再谈照片和底片的保管(2003年)

  梦想佳能(2004年)

  你了解彩色反转片E-6工艺吗?(2004年)

  如何签订肖像使用许可协议(2006年)

  构建中国特色的科学摄影评价体系(2006年)

  情系青山碧水间——阿毛的摄影之路(2007年)

  拒绝抄袭(2007年)

  相伴永远(2007年 )

  丽水摄影的纪实风(2008年)

  跨学科摄影之道(2008年)

  跑焦的烦恼(2008年)

  “一稿多用”与“一稿多投”(2009年)

  母亲和我的第一台相机(2009年)

  书法与摄影(2010年)

  “五要”与“五不要”(2011年)

  连州之行有感(2011年)

  文艺当随时代(2012年)

  纠结,从思维上突破(2012年)

  文献影像的保存到底有多难?(2013年)

  游本宽工作坊的见闻和随感(2013年)

  松阳摄影,走在路上(2013年)

  大力发展摄影事业  助推田园松阳建设(2013年)

  上海影像艺术之旅(2014年)

  我的摄影之路(2015年)

  抓拍与摆拍(2015)

  黑白还是彩色?不该纠结的问题(2015)

  书法与摄影(2016年)

  如何观看展览(2016)

  2016浙江摄影工作坊学习体会(2016)

  民俗、民俗学与民俗摄影(2016)

  当摄影遇到瓶颈,该如何应对(2016)

  松阳本土影像调查的探索和实践(2017)

  大力发展摄影旅游  助推田园松阳建设(2014-2018年)

  摄影之外,艺术之外(2018)

  如何策划展览(2018)

  何谓策展人(2018)

  如何制作摄影书(2018)

  当代与当代摄影(2018)

  影像调查的价值(2018)

  影赛评选之我见(2018)

  街头摄影的魅力(2018)

  摄影是减法吗?(2018)

  纪实的延伸与观念的植入—浅析《演戏人》(2019)

  《论摄影》是必读书吗(2019)

 

其 它 图 文

  新闻图片造假事件回放(2008年)

  丽水摄影网建站时间探究(2008年)

  “网事”——贺丽水摄影网开通四周年(2008年)

  本人有幸入选《中国摄影报》优秀报友(2008年)

  本人再次入选《中国摄影报》优秀报友(2009年)

  中国摄影家论纪实摄影(2008年-2009年)

  藏策丽水谈纪实(2010年)

  北京电影学院丽水摄影研修班老师语录(2011年)

  加大对松阳县城老城区的保护力度(2012年)

  《印象松阳》摄影画册前言(2012年)

  锐意先锋杭州摄影工作坊之解惑篇(2012年)

  孙京涛老师推荐书单(2012年)